当前位置:首页 > 葡萄酒知识 > 正文

红酒舌头

此文由发表于2013年02月05日 

  爱酒的人多讲脾气,佳酿入喉,舌头上任何一个异味的改变,他们绝对能说出一百个精准的词汇来作介绍,这是具备必定喝酒资历的爱酒人天然滋长的能力,但这对于喝红酒而言,却彷佛还不足,至少未入佳境,还没炼成一根修得正果的红酒舌头。

  喝酒之人除了修练自身对酒精的博弈能力之外,最讲求的实际上仍是舌头的能力,而舌头的能力,又不只是感性地局限于口腔中那一片三寸之地,尤其是你如有心品尝红酒的话,它的感性咀嚼,更需要理性来开路,拖着你义无反顾地投入红酒酝酿期的天象与地理事情研究。

  修练一根懂红酒的舌头,就比如修练一双音乐巨匠的耳朵同样。据说莫扎特七岁时,人们看到他的耳朵有一个特异功效。让他闭着眼睛,你在一旁用肆意一种乐器奏出一个孤立的音,他马上就能说出这是哪个音。想想那八个音程,十二音阶,每个音符的改变详尽微妙,再加上乐器的不同,在完全没有提醒音的状况下,如是迅捷精确地作出分辨,确实匪夷所思。后来音律学上就把这一类天才的辨音能力,叫做“绝对音感”。但七岁的莫扎特假若看不懂曲谱,不了解哪个音对应于那一个音符名称,想必他耳朵再灵验,到底也是有口难辩。

  同理,修练一根拥有红酒“绝对味感”的舌头,第一要炼成一个红酒历史学家,然后是植物学家,以致于地理学家、景象学家等。俗套一点,红酒的绝对味感大致能够套入下面的片子桥段:他西装裁剪得体,温文尔雅,提前二十分钟进入一家高等西餐厅,静候邀约的小姐。小姐应约而来,入座点餐,服务生用空手帕裹来一瓶红酒。开瓶后,他先端起酒杯,轻轻摇摆杯中的红酒,放到鼻子前一闻,略露出一片刻的覃思状,然后浅浅尝了一口。这时,当着小姐的面,他皱了皱眉,略带讪笑,把餐厅管理叫来,指出他们用次货充高等。管理会争辩,但这位男子立即说出一大段关于红酒年份和生产地的常识,让管理呆头呆脑。

  信赖这一幕只要体现得足够谦谦有礼,不露半分炫技之态,必定能大博芳心。不过,我倒是更同意继续构思这个故事的下一步。如果这位男子对红酒的绝对味感并未炼成,他尽管做了足够的纸面研究调研,而他的判定却失了准头,刚巧他约会的这位小姐实际上是从小喝红酒长大,她也拿起杯子,品尝一口,她马上对这杯酒作出了对的判定。她又会怎样做呢?我想,她可能只是浅浅一笑,就装作什么都不了解,同时继续协同,乃至存心露出好奇的眼力,饶有爱好地听这位男子侃侃而谈,只不过她听进耳的猜测不会再是那些脱口而出的红酒经,而是这个男士的叙说之态吧!

(文章来源:葡萄酒世界红酒网,http://www.pu-tao-jiu.net,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