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葡萄酒知识 > 正文

碰见差年份的酒,该如何选择?

此文由发表于2013年04月06日 

  夏天的绝配诚然是轻爽的白酒或玫瑰红酒,但是,干、凉的气候,宜饮一些侧重一点的红酒,乃至白兰地这一类的高度数酒类吧,这恰是均衡和不偏不倚也。

  当夜,汤水改为花菇炖乳鸽汤,取其清润营养也,凉拌手撕鸡改为叫化鸡,而凉瓜斑腩,则易之为生筋枝竹烧斑尾。

  六人带四瓶酒,C君夫妻带来一瓶94年的Meursault Louis Latour,布根地白酒。94的布根地白酒,是一个好年份,果香、干爽的酒质,令人企盼另一个更好的年份旄92。Meursault用来配红烧斑尾,效能最佳。

  J君携来的,是93的Chateau Ormes de Pez,典范的圣斯达斐(St. Estephe)样式,不偏不倚,让人饮得惬意,与叫化鸡的荷香擦出火花。进口丹宁仍强,果香收敛,要待第二轮时才显出真我,布局及条理皆属中上之选,看酒色已见砖红,信赖颠峰已过,应尽快清仓矣。

  我带去的,是一瓶93年的Pichon Lalande,购入价在98年时是650元,一口吻买了一箱,当前另有8瓶。

  93年,通常被视为极差的年份,但刘校长以往告知我,「差的年份,要买大庄」(即最好的庄园)酒,包你有数。」校长越发重语气地说,大庄有好的造酒师,同时有财力物力,能够从拣选葡萄,以致用最好的技能来坚持水准。另一方面,差的年份,酒价不会被抢高,所以识拣就最着数也!

  明乎此,我最爱搜罗93的「大庄酒」,以「靓次伯」《Chateau Lynch Bages)来作比较,好年份的90卖1,600元,93才卖500元,相差是三倍之多,那我就宁喝三瓶93来换你一瓶90了。诚然,小弟如是比较,实在冒犯不少人,由于宁喝一瓶好的,不愿喝三瓶次等红酒的实在大有人在,小弟绝非惜酒之人,只是一名「喝」酒的人,只求每月有一至两次酒局,能与一众同能力的人喝饮酒,吹吹嘘,月旦世事,于愿足矣,绝非懂酒、惜酒如命之上流人也。

  我这瓶Pichon Lalande,在透气时已功架实足,果香、橡木味(成熟的枣味)已经气冲盈室,一些果蝇,总是环绕瓶上不散,把在座几位小姐吓得花容忘形,不停惊呼矣!

  斟在杯中,酒色有点酱红,但仍相当深邃透亮,老态未呈,应踏入勇熟之年。喝进口中,繁杂的酱果味和热带果实味充塞_我的味蕾。酒液幼滑,丹宁和睦,酒质中性偏沉,但觉得是轻爽型,最合小姐们的「淡雅」要求。配叫化鸡,甚佳,配干煎大虾碌时,才最佳妙。妙者有二,掌勺者幸没有下化学醋来调味,反之,是重用茄膏与白砂糖来取代,第二妙者,是掌勺者懂用盐来吊起茄汁味,而非顺部属豉油。所以大虾碌得保「全身」,真味未遭庸厨糟蹋。真味大虾与Pichon Lalande相碰,简直妙韵天成,绝配!

  T君的竟然是一瓶91拉斐(Lafite)的副牌酒 —— 91的Carruades de Lafite Rothschild,拉斐是五大之中最不奉迎的酒。校长说,年份「成熟」的拉斐,绝对是五大之中最令人沉迷的。不过我常说,美酒之徒如我者,或许一辈子都难以饮得几次「成熟」的拉斐,要一个如饥似喝的酒徒,守在拉斐前五、六十年,倒不如立即把她喝光,或干脆就另作他选好了,真酒徒怎花得起「时候」来享受她最优美的时刻呢!

  这瓶91拉斐副牌,我喝的时间,就只当她是Rose,大口大口的,狠狠的吞入喉中!觉得?大快吾心!

(文章来源:葡萄酒世界红酒网,http://www.pu-tao-jiu.net,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