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葡萄酒知识 > 正文

葡萄酒是装进酒瓶的诗篇

此文由发表于2013年04月25日 

  “拿去喝吧,这是我为大家所流的血,也是天主和人立约的血”

  -《圣经》

  耶稣在最后的晚餐中把红酒葡萄酒)打比方为自我的血,面包为自我的肉。这便证实了天主是极端地宠溺着高卢人……

  (一)

  酒如女人,总要有会懂的人才能让其散发魅力,愈懂酒、爱酒,愈能从中品出好味。

  我老是以为好的饮料,是会引出人们内心不一样的表情,犹如俏丽的女人。在我心中总感觉如茶的女人虽不声张,但自有特色让你着迷此中。咖啡同样的女人是那样地浓烈芳香,让人神采飞扬。而红酒般的女人,应该就是娇媚热心,浪漫且撩人了。东西方文化尽管不乏不同,但对娇媚的占据欲或侵略度大概千篇一概。所以,红酒的流行,想来也是出于“食色,性也”的本能与共鸣了。

  具有2000多年历史的红酒,身分的权贵源于它变成了路易十四、路易十五天子的御用酒。今后从雨果到大仲马,从巴尔扎克、俄国沙皇到19世纪初美国总统汤马士·杰佛逊,都与红酒结下了不解之缘。所以,红酒的娇媚,彷佛更带有一种贵族或绅士式的味道(一种特权标志的象征)。而“贵族”和“绅士”的行头原本就是“外面穿长衫,内部穿衬衫”的穷酸文人能一近芳泽便三日不思肉味,求之不得的情结。因此能一杯红酒在握,对很多人来说,便仿如成了绅士、贵族(或准绅士、准贵族)。哪怕如此的遐想与通假,颇有点像喊声“革命了”,便成了革命党的“阿Q”。犹记得那时社会上“红酒有益健康”的说法甚嚣尘上。但是国人由于不谙红酒文化,红酒便无辜地被迫蒙上了一块神秘的面纱。一方面不只变成名士时髦的夸耀工具,被虚名所累。另一方面是被使用作为有利于健康的籍口而被一众凡人海量牛饮。因此红酒曾一度在我的眼中变成了最是媚俗,布满小市民味道的象征。(如今回忆起来也有一种非常没办法的觉得)。

  说真的,到如今我还不大会品尝红酒,但感觉既然人总期待能找到红颜知心朋友,那么红酒应该也是如此的。没有怜香惜玉的绅士,那么红酒与啤酒又有何两样?(不过是别人买醉的一种工具而已。而法国红酒优雅、高尚、繁杂,非所有人都懂得观赏的。)如今很多人实际上不懂红酒,大半人喝红酒都要加雪碧加柠檬,同时是摇着酒杯一杯一杯地比酒量。而真正懂酒的绅士则以为“饮少些,但要好”,这是喝红酒的一句不朽谚语。由于红酒是天然和时候完善联合后的美酒,它需要品尝者有足够的耐烦去觉察它的精妙之处。我老是在想,假若那帮海量的“勇士们”是在品尝一瓶和岁数同样大的红酒(如拉菲或者帕图斯等),那他们必定不会那么不觉得然的。由于红酒的优雅与贵重,在于它代表着浓缩了的时候。而你杯中盛着的是几十年以古人们的劳动,在那一瞬,我想每一个人都应该未免会有些觉得吧。

  自己有幸了解一些菲薄的葡萄酒常识,因此在这与各位一同分享分享。要声名的是,这可不是什么在网上或者杂志上到处可见的泛泛之词。

  红酒与白酒的差别,除了配菜的不一样之外,另有就是红酒因蕴藏会发生沉积物,俗称红酒渣,白酒却没有。因此在倒红酒时万万可不要鼎力的摇摆酒瓶,且不要红酒全数倒尽,余下特别少部分,由于那即是酒渣的沉淀了。

  此外,红酒与白酒的酒杯也是有区此外。红酒杯的酒肚较圆较大,白酒杯相对要高。如今大量处所拿白酒杯来装红酒,是我觉得的最不惬意的一个处所。

  既然红酒是一种有性命的艺术品,那么开酒更是需要一种风采了。用小刀轻轻地扭转割开瓶品的铅封,最好是一刀到位,然后将红酒起子旋入软木塞中,不能钻太深,若钻穿了木塞,会有木屑掉入酒中。起木塞的时间讲求力道,不能用狠劲。要自在,万万不能将木塞弄断,那是很伤风雅的事,同时不能像开香槟同样发出“卟”的声音,由于开红酒需要的是一种带有跪拜天主时间的平静。(软木塞起出来后不能抛弃,放于桌面,懂酒的友人们一般能从木塞上就能够嗅出酒的优劣。)

  因蕴藏等问题, 红酒在开瓶后会有些许的酸涩,需放一下子“叫醒”它。(传闻白酒可省下此道工序。)另有,红酒不一样洋酒和国内白酒,一经开启便要喝完,假若搁置后再喝,味道大变,也丢掉品尝价钱。曾记得有一年我去买红酒,店家向此外的客人描述某牌子红酒时居然说:“这种超大瓶的好,抵饮,分两日喝完包管没有问题”。我差点晕倒。

  (二)

  诗人西蒙说过:“酒能够配任何菜”,但对法国人言,酒是搭配人生的。

  法国人爱接吻、 爱吃、 爱红酒这三种“口腔文化”总在外国人脑中留下深刻印象。 犹如任何一部法国片子假若去掉之中有关接吻、进食和喝红酒的部分,那整部片子就有点不像是法国出品了

  综观法国菜,用料与味道改变尽管不如我国菜, 然而餐具的考究、 吃饭园地的优雅详尽、盛大的餐桌礼节,而使吃法国菜变成一种身分的缀饰。而葡萄酒文化则是法国以致全世界普通文化的一部分。是法国优雅文化的体现, 凝集着法兰西历史的精华。岁月更迭,世界各地葡萄酒都产生相当的改变。唯独法国葡萄酒业,始终果断坚持自我普通的酿造工艺,因此法国葡萄酒被众人奉为经典极品。几个世纪以来,法国人使酿造葡萄酒的精深工艺进入了一个至高无上的境界(同时也是一种艺术的境界),这不仅由于法国拥有得天独厚的温带天气,有利于几百种不一样种类的葡萄成长,同时也与法国人先天的高超造酒能力有关。

  法国是世界上葡萄酒种类最多的国家,而此中红酒犹如法国葡萄酒中最为光华的红宝石,备受众人喜爱。由于咀嚼红酒确实是一个放慢生活节拍,享受生活的最好要领了。当身后有爵士乐的钢琴和美妙的歌声在浅吟低唱地环绕着您,那舒服的环境与绝配的共饮对象共存着,一杯全是馨香的甘露就已经是伊甸园了。

  听闻现今的法国还坚持着一套相当严酷且完美的葡萄酒分级与质量经理系统。其对葡萄酒的酿造及贴标有着严酷的经理规范。说到红酒的贴标,我不得不说说酒标上各具特色的图案了。在以往这多是酒庄的标志,乃至是传播下来的贵族标志、皇室御用标志或者是酒庄的风光与建筑物等,但均是独具魅力。除此之外,因为每一年的酒都会印上年份,故此,不少饮家都将异常好的年份酒标签保存下来,以供回味乃至向友人们夸耀一番。逐步地,收藏酒标签又变成酒客们的雅兴。

  实际上在法国人的眼中,红酒是很和颜悦色的。它最迷人的处所我感觉应该在于一个“品”字。逐步喝、一点点喝,才能经验到细微的口感改变。咀嚼葡萄酒很简朴,一如品茶,表情放松、脚步放慢,打开你的五官知觉,天然能够看到酒瓶里的性命奥秘。同时跟着这大天然的恩赐,也同时把百味人生细细回味。这或许即是法国人所言:“酒是搭配人生的”真谛吧。

(文章来源:葡萄酒世界红酒网,http://www.pu-tao-jiu.net,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