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葡萄酒知识 > 正文

中国葡萄酒文化及其历史

此文由发表于2013年05月04日 

  我国葡萄酒文化有人说,葡萄酒是外来文化,因而它持久被列入“洋酒”之列。但实质上,最原始的“酒”是野生浆果通过附在其表皮上的野生酵母天然发酵而成的果酒,称为“猿酒”,意思是如此的酒是由咱们的祖先看到并“造”出来的。而中国是世界人类和葡萄的发源中心之一,所以,葡萄酒应是“古而有之”了。

  1.我国早期关于葡萄属植物的文字纪录

  葡萄,中国古代曾叫“蒲陶”、“蒲萄”、“蒲桃”,“葡桃”等,葡萄酒则相应地叫做“蒲陶酒”等。除此之外,在古汉语中,“葡萄”也能够指“葡萄酒”。关于葡萄两个字的来源,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写道:“葡萄,《汉书》作蒲桃,可造酒,人酺饮之,则醄但是醉,故有是名”。“酺”是聚饮的意思,“醄”是大醉的模样。按李时珍的说法,葡萄之因此称为葡萄,是由于这种生果酿成的酒能使人饮后醄但是醉,故借“酺”与“醄”两字,叫做葡萄。

  中国是葡萄属植物的发源中心之一。原产于中国的葡萄属植物约有30多种(包罗变种)。比方分布在中国东北、北部及中部的山葡萄,产于中部和南部的葛藟,产于中部至西南部的刺葡萄,分布普遍的蘡薁等等,都是野葡萄。

  中国最早有关葡萄的文字纪录见于《诗经》。

  《诗·周南·蓼木》:“南有蓼木,葛藟累之;乐只绅士,福履绥之。”

  《诗·王风·葛藟》:“绵绵葛藟,在河之浒。终远兄弟,谓他人父。谓他人父,亦莫我顾。”

  《诗·豳风·七月》:“六月食郁及薁,七月亨葵及菽。八月剥枣,十月获稻,为此春酒,以介眉寿。”

  从以上三首诗,能够了解到在《诗经》所反映的殷商时期(公元前17世纪初——约公元前ll世纪),人们就已经了解采集并食用各类野葡萄了。

  《周礼》是儒家经典之一,汇集了周王室官制和战国时期各个国家规章,并添附了儒家政治抱负。文繁事富,体大思精,学术治术无所不包,向来为学者所重。《周礼·地告状徒》纪录:“场人,掌国之场圃,而树之果蓏、珍异之物,以时敛而藏之。”郑玄注:“果,枣李之属。蓏,瓜瓠之属。珍异,蒲桃、批把之属。”这句话译成今文就是:“场人,掌管廓门内的场圃,养植瓜果、葡萄、批把等物,定时收敛贮藏。”如此,在约300O年前的周朝,中国已有了家葡萄和葡萄园,人们已了解怎样贮藏葡萄。在那时,葡萄是皇室果园的珍异果品。

  2.汉武帝期间——中国葡萄酒业的起始

  中国的欧亚种葡萄(即在全世界广为养植的葡萄种)是在汉武帝建元年间,历史上知名的大探险家张骞出使西域时(公元前138—前l19年)从大宛带来的。大宛,古西域国名,在今中亚的塔什干地域,盛产葡萄、苜蓿,以汗血马知名。《史记·大宛列传》:“宛左右以蒲桃为酒,富人藏酒至万余石、久者数十年不败”。“汉使(指张骞)取实际上来,于是天子始种苜蓿、蒲桃。”在引进葡萄的同时,还招来了造酒演员。据《太平御览》,汉武帝期间,“离宫别观傍尽种蒲萄”,可见汉武帝对此事的关注,同时葡萄的养植和葡萄酒的酿造都达到了必定的规模。

  中国的栽培葡萄从西域引入后,先至新疆,经甘肃河西走廊至陕西西安,其后传至华北、东北及其他地域。

  到了东汉末年,因为战乱和国力衰微,葡萄养植业和葡萄酒业也极端坚苦,葡萄酒反常贵重。《三国志·魏志·明帝纪》中,裴松子注引汉赵岐《三辅决录》:“(孟)佗又以蒲桃酒一斛遗让,即拜凉州刺史。”孟佗是三国期间新城太守孟达的爸爸,张让是汉灵帝时权重一时、善刮民财的大宦官。孟佗仕途不通,就倾其家财结识张让的家奴和身后的人,并直接送给张让一斛葡萄酒,以酒贿官,得凉州刺史之职。汉朝的一斛为十斗,一斗为十升,一升约合如今的200毫升,故一斛葡萄酒就是如今的20升。也就是说,孟佗拿26瓶葡萄酒换得凉州刺史之职! 可见那时葡萄酒身价之高。

  3.魏晋南北朝期间——中国葡萄酒业的恢复及葡萄酒文化的兴起

  到了魏晋及稍后的南北朝期间,葡萄酒的消费和出产又有了恢复和成长。从那时的文献以及文人名士的诗词文赋中能够看出那时葡萄酒消费的状况。

  魏文帝曹丕喜好饮酒,尤其喜好喝葡萄酒。他不仅自我喜好葡萄酒,还把自我对葡萄和葡萄酒的喜爱和看法写进诏书,告之于群臣。魏文帝在《诏群医》中写道:

  “三世父老知被服,五世父老知饮食。此言被服饮食,非父老不别也。……我国珍果甚多,且复为说蒲萄。当其朱夏涉秋,另有余暑,醉酒宿醒,掩露而食。甘而不饴,酸而不脆,冷而不寒,味长汁多,除烦解渴。又酿觉得酒,甘于鞠蘖,善醉而易醒。道之固已流涎咽唾,况亲食之邪。他方之果,宁有匹之者”。

  作为帝王,在给群医的诏书中,不仅谈用餐穿衣,更大谈自我对葡萄和葡萄酒的喜爱,并说只要提起葡萄酒这个名,就足以让人唾涎了,更用不着说亲自喝上一口,这害怕也是空前绝后的。《三国志·魏书·魏文帝记》是如此评价魏文帝的:“评曰:文帝天资文藻,下笔成章,博闻疆识,才技兼该。”有了魏文帝的倡导和身体力行,葡萄酒业获得恢复和成长,使得在后来的晋朝及南北朝期间,葡萄酒变成王公大臣、社会名士筵席上常饮的佳酿,葡萄酒文化日渐兴起。这在那时的不少诗文里都有反映。

  陆机在《喝酒乐》中写道:

  蒲萄四时芳醇,琉璃千钟旧宾。

  夜饮舞迟销烛,朝醒弦促催人。

  春风秋月恒好,欢醉日月言新。

(文章来源:葡萄酒世界红酒网,http://www.pu-tao-jiu.net,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