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葡萄酒知识 > 正文

各个国家的品酒艺术

此文由发表于2013年05月20日 

  希腊人微醉酒文化

  希腊是四大文明古国之一,文化在很多方面和我国有接近之处,希腊人喜好饮酒,这一点也挺像中国人。希腊最有名的酒叫“乌佐”,42度,它在希腊的知名度就像五粮液在我国同样大,但它的价钱和推销量却和我国普通酒差没有几多,当我发现希腊人拿着瓶乃至塑料桶到酒馆打酒时,就像发现首都人去买二锅头、老白干同样认识。“乌佐”的味道有一些甘草香味,喝之前要放一些冰块,然后轻轻晃动几下,透明的液体就会变白,看上去相当柔和,喝起来味道也不错。希腊人以为我国的酒良好喝,但在希腊只能在中饭店才能喝到,同时价钱很贵。在希腊,人们一般是去饭店和酒吧饮酒,他们不像中国人那样边用餐边饮酒,而是纯真饮酒,最多佐以干果和橄榄,同时把喝得微醉视为一种社交风尚。

  韩国以酒结交友人文化

  在韩国不饮酒交不到友人。韩国人爱饮酒,尤其是爱喝炸弹酒。关于炸弹酒的发源,说法大量,比较广泛的是说发源于美军军营。美军没有下酒席,喝威士忌时便以啤酒为“辅菜”。韩国士兵将之传出军营,并出于方便,将威士忌干脆放到啤酒中一同喝。士兵们出于职业习惯,加之制做和喝这种酒的形象遐想,就起了“炸弹酒”这么一个名儿。韩国人的生活富饶起来了,“炸弹酒”也所以获得迅捷普及。实质上“炸弹酒”已从那时廉价和便利的享受,演成为了社交的主要手段,成了彼此较量的形式。友人集会,必有这个节目。用餐历程中,大伙酒过三巡,略有醉意,然后去“二次”,也就是去唱歌房,重要目标就是喝“炸弹酒”。一边唱歌,一边饮酒,氛围很热心。

  我国的喝酒文化:酒必大杯

  我国古代有月下独酌;有“醉里挑灯看剑”;有酒后狂草等等不乏其人的事件。前人对酒的喜好与今人一样——饮一世还不足,下世还要尽力。中国人喜好豪饮,酒必大杯,不然不过瘾。因此才有武松式的大碗饮酒,大块吃肉之说。有英雄佳丽式的喝法;有“竹林七贤”式的喝法。

  俄罗斯的酒文化:烈酒豪饮

  俄罗斯以出产“伏特加”知名。伏特加是烈酒,饮时令喉咙“燃烧”。俄罗斯人喝酒习惯也是大杯,同时要干杯,不然就不是真正的男士,因此一瓶酒打开后就没有机遇再盖起来了。俄罗斯人在喝“伏特加”时,必先从喉咙里发出“咕噜”声,相传这是彼得大帝留下来的,几百年已形成普通。

  彼得大帝可说是酒国之君,自我爱喝不说,犒赏得力部属,就是请他免费饮酒。彼得大帝的措施是:在他的下巴盖一个官印,只要在官印还没有洗掉之前,仰起下巴,发几响浓重喉音,就可免费出入任何一家宾馆。俄罗斯人这种激情,别国的人未必学得好,中国人也比不上。俄国人为了享受喝酒,什么也奋不顾身。

  法国和酒文化:细品慢饮

  比较之下法国人喝酒喜好细品慢饮,他们必定要把酒从舌尖逐步滑到喉头,由于酒一落食道,再好的味道就尝不出了,因此愈是美酒愈要慢饮。法国的香槟,法国的葡萄酒是世界著名的。香槟是为喜庆筹办的,只要碰见喜庆之日,法国人就打开香槟,共同碰杯庆贺。香槟是任何场所都可用的酒,但不要与烤肉同用。不然烟味夺走酒味,就奢侈了。

  在美食之国的法国,喝酒素有讲求。向来有“白酒配鱼,红酒配肉”的不可文法。这里的白酒、红酒,诚然是指法国的白葡萄酒,红酒,这种配法只为颜色与盘中菜相配,同时白酒不宜过冰;红酒不宜太温;这是公例。此外,酒杯也有学问,高脚杯可使手掌与酒坚持间隔,也就是不升高酒温。想做“酒博士”很不轻而易举,法国有几个校园专门培育这种学生。可见法国人是享受情调的高人。

(文章来源:葡萄酒世界红酒网,http://www.pu-tao-jiu.net,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