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葡萄酒知识 > 正文

酒杯里的艳遇

此文由发表于2013年06月13日 

  伏特加、威士忌、香槟酒、白兰地……它们性格各不相同,却都有着水的形和火的心,令人断魂。大量时间,管理人需要这断魂的一杯,来成绩你的欢欣、愉快,或者难过、迷乱……

  葡萄酒:妖娆的拉丁女郎

  按照《圣经》的纪录,当初乘方舟逃生的“诺亚”是第一个看到葡萄酒的人。由于他的山羊吃了过熟的葡萄之后,竟跳起舞来,这使得诺亚对“发了酵的葡萄汁”发生了莫大的爱好。诺亚那时确定没有想到,这“未经蒸馏过的发酵葡萄汁”经事后人的发扬光大,竟然成了倒置众生的饮料。

  葡萄酒是以新颖的葡萄或葡萄汁为原材料,经全数或部分酒精发酵酿制而成、酒精度等于或大于7%的发酵酒。葡萄酒的神奇在于它能带来陶醉和神秘感—它有迷人的色彩和柔和醇香的滋味,在杯中轻轻摇曳的时间,如同身着红裙的拉丁女郎,妖娆而娇媚。倘是一人独酌,它即是离你近来的红颜,暧昧的味道尽在波光流转之间;恋人小聚时,它又化身为甜美温存的开场白,极尽性感之能事,瞬息便将两人的间隔拉近。

  葡萄酒需要在平静、阴凉的处所蕴藏,它也并非越陈越香,过了陈年高峰期,便会日渐衰败。要品尝葡萄酒的最佳口味,需在恰当的时候之内,万万不要等到佳丽迟暮之时。

  香槟酒:高尚的胜利女神

  香槟是一种被称为“发泡酒”的沸腾性葡萄酒,它的名字来历于它最初的产地—法国东北部马恩河谷香槟(CHAMPAGNE)地域。

  据说在十八世纪初叶的某一年,当地修道院葡萄园的负责人偶尔地把还没有完全成熟的葡萄榨汁后装入瓶中,然后便将其遗忘。被遗忘了的葡萄汁受到不停发酵所发生的二氧化碳的榨取,成为了发泡性的酒。因为瓶中布满了气体,因此在铲除瓶塞时会发出动听的声响。

  自那今后,香槟便被人奉为高尚的女神,老是莅临欢庆之地。正式的场所,香槟在芳香袭人中挥散祥和的氛围,是成功愉快氛围的巅峰点。

  有人说,香槟不足浪漫,由于它太明亮明快了。那么,来试一试吧—将细长的酒杯握在手里,看淡金色的液体里细细的泡沫由杯底上升,就像是雪纺的纱裙一层层地打着褶垂下去,悉悉索索的声音犹如女神对你的密语。

  这时间,你还会坚持本来的看法吗?

  二氧化碳会加速酒精进入血液的速率,因此饮香槟者易醉。就像面临高尚的女神,纵使酒不醉人,人也会自醉。

  白兰地:成熟的性感女人

  白兰地是人们无意中看到的。18世纪初,法国的查伦泰河(Charente)船埠因交通便利,变成酒类出口的商埠。因为整箱葡萄酒占用空间太大而不便利于运输,法国人便用双蒸的措施去掉葡萄酒的水分,以降低空间。这就是早期的白兰地。1701年,法国卷入了西班牙战役,白兰地销路大减,酒便持久被积存在橡木桶内。战役了结今后,人们觉察贮存在橡木桶内的白兰地酒酒质更醇、芳香更浓,同时另有晶莹的琥珀色,于是便有了如今的白兰地。

  白兰地有着丰厚的底蕴—10公升葡萄酒通过两次(每次24小时)蒸馏,才会造出1公升白兰地。它犹如经得起岁月沧桑的女人—越老,越会显现黄金同样的质地、越会散发琥珀同样的香气。当感观、口感和香气达到高度和睦时,就是它最出神入化的时刻。所以,饮白兰地总能令人心醉神迷,浮想联翩。

  只有郁金香花形高脚杯,才配得上性感成熟的白兰地。这种杯形,能使白兰地的芳香成份缓缓上升。品尝时斟酒不该高出杯容量的1/4,如此才能让白兰地的芳香在足够的空间里萦绕不散。

  伏特加:刚烈的贵族少妇

  伏特加是俄国具有代表性的烈性酒。它以土豆、玉米为原材料,用反复蒸馏、精辟过滤的要领,除去酒精中所含毒素和其它异物而酿成。伏特加无色无味,是酒类中最无杂味的酒品。

  在俄罗斯难捱的隆冬,小酌一杯伏特加,入喉的片刻,酷冷的酒液会化为燃烧的火花,令人豪情沸腾。它轻而易举让人遐想到托尔斯泰笔下的安娜·卡列尼娜。这个脾气刚烈的贵族少妇用来麻醉自我的形式就是狂饮伏特加,直喝得醉眼昏黄。伏特加的脾气与安娜千篇一概—伏特加与烈性酒混淆会变得更烈,就像安娜的体内布满了豪情的因子,稍加挑拨便能燃成大火。

  伏特加可作佐餐酒或餐后酒。纯饮时,最好备一杯凉水,以常温奉养,才能稍解伏特加的辛辣。不会喝的人,往往会感觉这种酒烧嗓子。就像渥伦斯基,被安娜酷热的恋爱烧伤,而手边又没有一杯凉水,末了弃她而去。

  威士忌:坦白的阳光女孩

  像所有的美功德物同样,威士忌也有它的传闻:公元5世纪,一些僧侣来到苏格兰高地布道,他们给当地人带来了《圣经》,也带来了一种叫“性命之水”的液体。结果苏格兰人不仅深深爱上了这种液体,还以自我的语言将其定名为“威士忌”。

  威士忌是以大麦、黑麦、玉米等为原材料,在发酵蒸馏后放入木制的酒桶中陈化而酿成的一种最具代表性的蒸馏酒。

(文章来源:葡萄酒世界红酒网,http://www.pu-tao-jiu.net,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