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葡萄酒知识 > 正文

品葡萄酒的生命

此文由发表于2013年06月13日 

  威廉·杨格有句名言:“一串葡萄是俏丽,静止与圣洁的,但它只是生果罢了;一但压榨后,它就成为了一种动物,由于它成为酒今后,就有了动物的性命。”

  相传葡萄酒是古罗马最具有文化内在的酒神巴克斯缔造的,酒神的美艳和高尚令成千上万的女士崇敬得几近发疯。每当他出游,总有一群仙女在他身后陪同,一边畅饮葡萄酒,一边载歌载舞。另有一种更为感人的说法,一位有点小气的古波斯国王把吃不完的葡萄藏在一个密封的瓶中,并写上“毒药”字样,以防他人偷吃。国王事件多,又见异思迁,把他以往溺爱的一位妃子打入了冷宫。万念俱灰的妃子寻死觅活,凑巧发现标有“毒药”的瓶子,打开后又发现内部的液体颜色离奇,认定是毒药,于是一饮而尽。诚然了,寻短见的没能如愿以偿,妃子还由于获得葡萄酒的滋养而变得愈加美艳感人。至于故事的终局,用手指甲都能想出来,绝对是皆大欢乐的大团聚啦:妃子再度被宠,葡萄酒也所以发生并普遍传播,受到人们的喜爱。

  传闻归传闻,然而葡萄酒从一同始就跟佳丽、身分、品位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络,这一点却是毋庸置疑的。

  也有不太讲求的名流,如梁山豪杰那样大碗饮酒,大块吃肉,不是高雅是猖獗了。

  大诗人自居易,留下“诗二千八百,言饮者九百首。”宋方勺《泊宅编》)诗的数目和喝酒诗的数目之多,在唐朝诗人中都首屈一指。自居易也有不少葡萄与葡萄酒诗。《和梦游春诗一百韵》中有“带襭紫蒲萄,袴花红石竹”的诗句;在《房家夜宴喜雪戏赠主人》中有“酒钩送盏推莲子,烛泪黏盘垒蒲萄”的句子;在《寄献北郡留守裴令公》中有“羌管吹杨柳,燕姬酌蒲萄”的诗句。唐朝的葡萄酒诗,最知名的莫过于王翰的《凉州词》了:葡萄佳酿夜光杯,欲饮琵琶立即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备战几人回?边塞荒漠艰辛的环境,紧张动荡的军旅生活,使得将士们很难获得欢聚的酒宴。这是一次可贵的聚宴。酒,是葡萄佳酿;杯,则是“夜光杯”。据《十洲记》:“周穆王时西胡献夜光常满杯,杯是白玉之精,光明夜照,”鲜艳如血的葡萄酒,满注于白玉夜光杯中,光彩艳丽,形象华贵。如是佳酿,如是盛宴,将士们莫不兴致高扬,筹办畅饮一番。正在大伙“欲饮”未得之际,立即琵琶奏乐,催人出征。此时此地,琵琶出声,不为助兴,而为催行,谁能不感心头繁重?这酒还喝不喝呢?这时,座中有人高喊,男儿从军,以身许国,生死早已置之度外。有酒且当高兴畅饮!醉就醉吧,就是醉卧沙场也没有什么没体面的,自古以来有几人能从浴血奋战的疆场上生还呢!于是,出征将士豪兴逸发,碰杯畅饮。明知前途险厄,却依然无所害怕,一往无前,体现出昂扬的爱国热情。在繁多的盛唐边塞诗中,这首《凉州词》最能表达那时那种涵盖一切、傲视一切的气焰,以及布满着必胜信心的盛唐精神心胸。明朝王世贞称此诗为无瑕之壁,与王昌龄的《出塞》同为唐人七绝的压卷之作。此诗也作为千古绝唱,载入我国以致世界葡萄酒文化史。

  凡高在巴黎时常进出铃鼓酒馆,饮酒交友人或是寻找适合的模特儿。《铃鼓咖啡屋的女人》就是以投资人娘为描画对象,凡高捉住雅歌斯蒂纳浮泛、不觉得然的眼神,盛着酒的杯子昂首阔步地放在桌上,点出整幅画的情景。1888年,凡高分开巴黎到南边寻找清静,但喝酒仍在他的生活中挥之不去。凡高住在阿尔时,经常去咖啡屋视察那些消沉的魂魄。在《夜间的咖啡屋》这幅画里,画面人物散发着颓废的气味,像是喝醉的潦倒汉缩在椅子上,打桌球的人一脸倦容,另有躲在一角幽会的情侣。整个咖啡馆里,空荡荡的。画中浓烈的黄、红、绿形成强烈的比对,像是在高温下空气蒸腾的情形。在阿尔,他在酒馆里花掉多数的生活款项,使他走向猖獗之途。他与迷恋的人感同身受,然而画画却使他逾越自我的限定,打开性命的光采。唯有作画,才能使他的情感与能量获得开释,作画是为了活厂去,而饮酒则是为了作画。凡高就是在不停的酗酒、画画中,耗尽了他的抱负和精神。他在麦田里轻生,让血流下来滋养大地。

  法国剧作家阿尔托所说:“这血、这酒,尽管阴郁却喜悦,散发出苦涩的酒味……”。

  因此,葡萄酒是需要品的,白居易、王翰、凡高等按照如今的眼力,他们是搞艺术的,从事缔造的人,几多都是期待借着饮酒激发心里深处的狂想。他们诚然不会讲求什么合适的场所、对的酒温、合宜的酒杯,搭配的菜肴了。

  然而,品酒实际上是很私人的事件,每一个人的爱好都各不一样,觉得也截然不同,不能让别人的说法来左右你的觉得,主要的是你一定在自我的大脑里建设起对酒的想象力,如此你的觉得才可以详细。

(文章来源:葡萄酒世界红酒网,http://www.pu-tao-jiu.net,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