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葡萄酒知识 > 正文

葡萄酒与绘画

此文由发表于2013年06月14日 

  已记不清自我是从什么时间起起始喜爱凡高和他的作品了。只记得那年曾被凡高的画深深触动,直接而强烈,深刻而让人说不出一句话。从而吸引我去知道这个带给我心灵震撼的画作的作者让我了解了凡高,了解这位用绘画解释自我精神感情的画家。这位对艺术对绘画执著、狂热,甚而癫狂的人。后来由于爱,让我步入了葡萄酒的世界。当我专心灵,用感情去感知去看到葡萄酒这个灵物时,她回报我以愉快,慰藉,另有打动。逐步地,我越来越多地看到绘画和葡萄酒,这两个看似绝不相关的事物,她们在精神和气质层面上竟有很多相通之处。

  人常说,绘画是画家用色彩、用颜料,用画布,展示自我眼中世界,表达自我心里感觉的一种情势。而葡萄酒何尝不是造酒师用地皮,用葡萄,用木桶,酿制表现自我理念、才情的结晶。一样是画,一样是酒。画与画的条理不一样,酒与酒的境界天壤。而这一切非常大水平上会取决于缔造她们的人。只有真正专心用感情用诚恳去画去酿的人,那画那酒才是艺术品,才不是色彩的堆砌,才不是解渴的饮品。

  凡高在轻生前给小弟西奥的最后一封未完成的信中说:“对于她(绘画),我正在用自我的性命冒险。也恰是由于她,我的原因已经有50%被破裂了。不过,不要紧……”透过凡高的画作,他的笔触,他的用色,他的构图,折射出他的一辈子——对于艺术、对于绘画的执著,让凡高活得太纯粹,太热心,太豪情,太忘我。活着俗人眼里乃至是偏执,猖獗。正如他所说,他用自我的性命作赌注,实现自我对艺术的抱负和追求。也正由于如此,凡高具有悲剧色彩的短暂一辈子,为咱们留下的画作变成件件艺术珍品。一瓶能让人打动让人联想的葡萄酒,必会出自对葡萄酒有着宗教般虔敬、身怀特技、有时会是特例独行的造酒巨匠之手。Clos de Lambrays以往的主人——克松夫人;Leroy的女主人——拉卢夫人;DRC的主人——Aubert,Clos de la Roche的Ponsot园的主人——杰·马利老先生, 他或她都是或曾是酒坛的怪杰、狂人。他们的偏执、果断、我行我素,同样都是对痴恋葡萄酒的深爱。也恰是由于他们用自我诚恳、热情的性命酿造佳酿,才为这世界缔造出堪称艺术精品的绝世珍酿。

  纵观葡萄酒和绘画成长的历史,都会有普通、传承、创新、创新的历程。都会有样式流派的变迁。绘画史上,有被人们概括为古典、浪漫、实际、印象,现代……各种主义的绘画艺术。早在罗马人时期,人们不喜好喝纯的葡萄酒,要在酒中加入各类香料、花瓣,乃至胡椒。现代人看来那是不行想象的,而让罗马人喝纯的葡萄酒也是不行想象的。在每次创新的关节上,都会晤临保守与冲破的冲突。末了是在或激烈或缓慢地冲破普通、更新理念中成长、前进。17世纪,可喝水的呈现让葡萄酒不再是佐餐的一定饮料,咖啡、茶、啤酒、香槟、金酒、白兰地,呈现更多可供人们选择的饮品,葡萄酒面对着生死的磨练。伴着现代科技的引用,生化技能、玻璃酒瓶、软木塞、螺旋瓶启等,现代意义上葡萄酒酿制能力与质量的飞跃就在当时。葡萄酒不只没有就此消逝,反而更杰出,更有魅力,更具性命的观念。

  葡萄酒的世界和绘画同样是多姿多彩的。题材内容、体现情势、身手手段纷呈。与当地的民族、历史、文化关系紧密,相互渗入、交融,互生互现。表现出不一样的艺术理念和艺术门类。我国普通的国画,无论山川、花鸟或是人物,追求的是意境是神似。西方普通油画素描的根本是透视是剖解,是客观事物的精确复现。显现的是一样丰厚出色的绘画作品。葡萄酒会因种类、地区、工艺、年份的不一样组合,而有千变的样式、万化的特质。一千多种的造酒葡萄;几千年的造酒历史;旧世界的承袭普通,新世界的乐于创新;从国家、到地域、到地区、再到葡萄园,哪怕细小的泥土、天气不同,带来葡萄佳酿的风情万种。让爱酒之人穷极一辈子为之寻觅为之体验为之感觉。

  葡萄酒和绘画都有着魄人的魅力。从古到今吸引几多人士或从始至终,或摒弃原有事业,不悔地投入其胸怀。很多造酒巨匠,如爱侣园(Les Amoureuses)Mugnier酒园的弗莱迪;绘画大伙,包罗凡高,都是半路削发。然而他们的天分、灵气、潜质、才华,加上第三天的努力、尽力、执著、热诚,借葡萄与酒,借纸墨与画,开释抒发、淋漓尽现。堪称珍品的葡萄酒和绘画,也如同她们主人同样,是个性的、主观的、缔造的、也是敏感的,源于被激发的灵感和打动。Arles阳光的璀璨,Rhone星夜的梦幻曾让凡高狂喜、忘我,无数主要的艺术杰作便诞生于这个顶点期间。天然动力法的神秘气味,葡萄树的声音、痛楚、欢喜让拉卢夫人灵动、痴情,像保护小孩同样照料着Leroy园中的葡萄,育出绝对与DRC抗衡的惊世绝酿。

  那些不会随光阴泯没、足以留世的葡萄佳酿或绘画珍品都会是真情之作。少了一些媚俗,少了些许铜锈,不长于同流合污,不谙违心的机敏,更不会欺负出卖魂魄。凡高生前只卖出了一幅作品——400法郎。不被理解,不被赏识,他是寂寞的是孤单的,但他的笔他的画他的思维无法转变的诚恳与纯粹,让他的画末了是傲世的。Salon,Blanc de Blace香槟,只在极佳的年份才酿制。通常10年中只有3、4个好年份,52年中只出产了17个年份。固守的理念是宁肯不作,也不牵强,决不欺负自我,让Salon的牌子蒙羞。没有贸易的投契,没有从众的摇晃,他是个性的是孤立的,但100%的Chardonnay,100%的好年份,100%的精心,让Salon变成经年的罕见精品。

  佳酿与杰作同样带给人们精神、感官的愉快和打动。我曾在凡高的《星夜》前无助地掉眼泪,感应那画似触到我心里轻柔的角落。后来发现凡高写给小弟的信中曾有如此的字句“The sight of the stars always makes me dream, as simply as the black dots on a map repersenting towns and villages

  make me dream… Just as we take the train to go to Tarascon or to Rouen, we take death to go to a star.”恍然,那是凡高铺在画布上的心与感情动着我,传染着我。有人说,好的葡萄酒会让人有“含在口中不忍下咽”的觉得。更有人形容DRC是“嫡仙飞返天际遗留在人世的东西”。这是对精品带给人打动的绝佳形容和介绍。那年,chambertin让拿破仑钟情,给他激励;Dom Perignon 让庞芭杜夫人倾慕,越发美艳。一样源于佳酿带来的打动和愉快。细细回忆那些名园名师之作,或是名不见经传的精心之品,是美酒的都带给我感想、联想、甚而是震撼。也许你不会画也不会酿,不晓得技法或是工艺,但在画作前,在酒杯边,不需更多言语、更多诠释,巨匠级的艺术之品会让爱画的、爱酒的、或是长于感悟性命的你动情、陶醉。

(文章来源:葡萄酒世界红酒网,http://www.pu-tao-jiu.net,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