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葡萄酒知识 > 正文

吐鲁番与葡萄酒

此文由发表于2013年07月14日 

  公元前138年,交际家张骞奉汉武帝之命出使西域,发现那边的人们已经把握了葡萄养植和用葡萄造酒的技能。

  唐太宗破高昌后获得了葡萄种子并种于宫中,西域葡萄酒的酿制要领最早就是由吐鲁番传入中原的。

  吐鲁番在突厥语中的意思是“富庶丰饶之地”。确实,那边是一个养植王国,养植各类植物的园林大量,也非常大。此中像湖水同样宽广的葡萄园更是漫无边际,一眼望不到边。

  吐鲁番距乌鲁木齐市200公里的旅途,开车需要两个半小时,而葡萄沟则位于吐鲁番市东北1.3公里的火焰山峡谷中。它是一条不太深的切蚀沟,呈走廊式布局,在大葡萄沟的两旁,又分出来很多小葡萄沟,整个呈汉字的“非”字形。它南北长8公里,东西均匀宽一半公里,最宽处可达2公里,一条小溪流贯其间,沟侧岩隙中时时有汨汨的泉水渗出。

  几位身着富丽长裙、戴素色纱巾、身段胖硕的维吾尔族中年妇女,神志平静安祥地在一棵百年古树下席地而坐,身下铺着鲜艳的地毯,她们身边即是郁郁苍苍的葡萄园。不远处,更有一位黝黑、精瘦的维吾尔族老头在葡萄架下气定神闲地站立着,如一幅油画般宁静而悠远。

  葡萄沟绿阴蔽日,满沟都是层层叠叠的葡萄架,花果树木点缀其间,九曲回旋,重重叠叠没有穷尽,是一座真正由葡萄修建的绿色宫殿。

  那边是阿依尔老头的家,也是吐鲁番葡萄的极品之地。

  从出生到今日,几十年了,阿依尔老头从未分开过那边一步。咱们不了解他的岁数,可能是60、70、80、乃至百岁。反正,老年人脸上密密的皱纹和淡定平静的眼光告知咱们,他已阅尽了人间的沧桑。

  我与他的结识在3年前,那是我第一次到葡萄沟。此次的故地重游,我并没有想到还能拜拜到老年人。由于在我的印象中,他已经很老了。因此,意想不到的故人邂逅是让人十分舒畅和感叹的。

  老年人的家与3年前比较没有太大的改变,与村里的其他屋子同样,房屋是平顶的,墙都是白色。

  院里最明显的部分,仍是那丰满而密实的的葡萄架。树枝上、墙头上、房檐上、藤架上处处是丰满欲滴、鲜嫩无比的葡萄—马奶子、无核白、玫瑰红,它们肆无忌惮地互相纠缠在一同,柔韧而密实的葡萄叶粉饰住了下午炽烈的阳光。这一切的一切,简直让人说不清那些葡萄藤到底是从哪里长出来的。

  绝不浮夸地说,在那边,无论你昂首、歪头抑或是转身,眼光所及之处,全数被葡萄所填满。而你要稍不留心,脚下就会踩着葡萄,头顶还会撞着葡萄。

  绿阴下,木质的圆桌上也是摆满了葡萄和佳酿。小孩们则在葡萄架中往来游玩,而色彩斑斓的维族纱裙在绿色中晃动,那是老年人的孙女和女孩儿的友人。女孩儿在外省上学,算是那边的文化人了。看着她红红的笑容,我忽然感觉,她就是那俏丽的阿娜尔罕……

  阿依尔老头家人丁旺盛,一家十几口人幸福地生活在一同,其乐融融。

  院中心的地上铺着彩色的大地毯,家中的女人们正在晒葡萄干。

  我问:“这东西天然晾在这儿就能够了吧?”

  “不同样,不同样。”老年人的孩子在一旁用生硬的汉语告知我,“葡萄的风干形式不一样。有核的葡萄通常都挂在藤上天然晾干,那葡萄就是热性的。假若摘下后晒干,那葡萄就是凉性的了,无核白就是凉性葡萄干内部最好的一种。”说完,他手指着院外远处的山坡高处给我看,那上面有很多垒砌的空心土坯,就是专门为晾晒葡萄干而建的“晾房”,他家的“晾房”也在那边。

(文章来源:葡萄酒世界红酒网,http://www.pu-tao-jiu.net,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